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常州旧厂房里的“扫地僧”公司: 名震硅谷,他们的产品我们都在用
2018-11-15 09:47:00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马奔 郭靖宇 翁璐 英文  
1
听新闻

  字模师傅写的字形。

  在常州,有着这么一家“小企业”,它隐身于武进区牛塘镇一处旧厂房里,没有厂牌,没有网站,从外面看上去甚至有些简陋,只有二十多名员工。这么一家企业,却被业内人士称为“扫地僧”,它的大客户居然是微软、苹果、Adobe、亚马逊,它的用户数以亿计,在硅谷都是大名鼎鼎,也许,我们日常工作和生活中都要用到。紫牛新闻慕名拜访,揭开了该公司的神秘面纱。

  “扫地僧”公司

  名震硅谷的供应商藏身乡下旧厂房

  很难想象,微软、苹果、Adobe、亚马逊这类IT或电商界的巨头的软件供应商,会藏身在常州市武进区牛塘镇的一处乡下厂房里。这家软件供应商为数以亿计的中文用户提供服务,但是自己却连一个像模像样的网站都没有;在硅谷都名声响当当的企业,在常州当地却很少有人了解,甚至在附近开小超市的老板都没听说过。

  紫牛新闻记者13日在百度地图上输入这家“扫地僧”公司的全名“常州华文文字技术有限公司”,搜出来的结果却是“常州华文印刷新技术有限公司”——这是该公司原先的名字。按照导航指引,记者从常州市政府出发,28分钟车程,抵达了常州华文。若不是提前做好功课,很难在一处老乡镇企业留下的厂房二楼,找到这家在中文字体领域世界知名的软件企业。

  常州华文在一处旧厂房里的三层小楼的二楼北侧,厂房的入口处和小楼的外立面上都没有常州华文的字样。两间几十平米的房间里,虽然办公设施有点陈旧,但是十分干净整洁。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鼠标和键盘的敲击声,员工们一个个端坐在电脑前,对着一个个中文字,这便是华文的造字电脑操作间。

  创业头5年没收入,现在苹果微软都是客户

  常州华文创办于1991年。创始人黄克俭从美国留学归来带回了“曲线描述技术”,他想凭借这项技术来改变以往汉字字库开发只能以折线设计的方式,改由曲线构建字体,使汉字由僵硬变得美观。

  黄克俭最初的打算是希望把这门技术提供给国内的一些知名企业使用。然而,因为种种原因,被国内众巨头婉拒。既然授人以渔不成,黄克俭干脆自己捕鱼。他筹集了20万美元投资款,经过一番寻找,最终和常州市武进区卢家巷的一家中国民族文字模厂合资办厂。

  “武进当地的企业用厂房和几部重要的字稿入股,占了30%股份,黄克俭则是代表美方资金占股70%。”常州华文文字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魏德毅说。

  创业初期,常州华文整整5年没有收入。1996年,设计出第一批华文字体,美国Adobe公司一次购买了四套字体,常州华文也正式进入了上升通道。如今,苹果公司、Adobe、微软、IBM、亚马逊、Google等公司都是华文的客户,其中苹果公司用了他们17套字体。字库需要按照国标不断更新,常州华文和这些大企业的合作比较稳定。

  造字一个字要“写”好几天才完成

  造字需要耐心。刚起步时,字模师傅先在方格本上写出字形,然后小心翼翼涂上墨水,再扫描到电脑里。扫描完成后,技术人员在字形笔画上采点,获得一个字的数据。这一过程中,字模师傅就坐在一边,对电脑里的字形不断调整。刻字模所用的刻刀变成了一根教鞭,在电脑上指指戳戳,技术人员按照要求进行修改。

  一款字体完成前,都会逐字进行3到4轮的精细调整,从笔画间距、字面大小,到重心倾向、均匀度,多次校审,在一个字上磨上几天的事情也不鲜见。

  “一套中文字体创作并非易事,做一套字库,设计时间长达2至4年,有的甚至更久。”常州华文副总经理魏德毅告诉记者,早期字库里汉字是6700多个,后来按照新的标准,一套中文字体需包含多达2.7万个汉字。

  紫牛新闻记者在现场观摩的时候,几个员工正在为常州文广新局设计一套木刻版古籍的字。

  “这个古籍的字不同于其他的字体,每一个字都是从古籍上先扫描到电脑上,然后一个个进行修改,要让它们都呈现出木刻版的风格。这个项目已经进行一年多了,才完成了几千个字。”魏德毅说。

  员工新人“修炼”两年才能胜任工作

  华文落户后,招收的员工也都来自武进区牛塘镇当地。每天早晨8点上班,下午4点半下班,因为工作距离近,收入尚可,队伍十分稳定。“新员工要进行三个月的培训,前两年的工作成果一般都没办法交付给客户,第三年开始,才能达到我们的要求。”魏德毅说,这几年,华文也会定期去高校里面招聘,总有不少大学生来尝试,但时间一久便忍不住逃离,觉得太枯燥了。

  徐女士在华文工作已经25个年头,是这里的资深员工了。她一边向记者演示怎么设计字体,一边告诉记者:“做这个字的设计,绝对要有极大的兴趣,否则真的是很无聊。每一个汉字的背后,都有着深厚的历史积淀,看到一套字体最终完成,真的是很有成就感!”

  字体设计稍有不慎就会带来大量返工,这对于企业来说,是巨大的经济损失。“我们将字体交付给客户,客户还会请专家团队进行验收,一个在前期设计中很微小的问题,都可能带来大面积的整改。”魏德毅举了一个例子,“口”字里的“丨”到底出不出头就很有讲究,如果这个笔画在设计的时候出现问题,那么可能所有带有“口”的字都要重新制作。

  变化

  主动买字体的多了

  “这几年,我们最大的感受是,主动找我们买字体的企业多了。”魏德毅告诉记者,公司创立至今,虽然看到很多侵权的情况,但从来没主动去维权。他和黄克俭都觉得,企业还活得下去,没必要这样做事。

  近年来,魏德毅几乎天天都能接到购买字体授权的咨询电话,大多数都是广告公司和需要做外包装的大企业。“这些企业可能是考虑到违法成本比较高,所以还是会选择主动联系,这说明国内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日渐完善,未来的情况肯定会越来越好。”

  答疑

  为什么还这么低调?

  黄克俭回国创业之初,最早是和上海的一家研究所取得联系,但是因为要成立中美合资企业,对方推荐了常州市中国民族文字模厂。“上海的研究所在其他省份办过字模企业,负责人退休后来到武进创办了常州市中国民族文字模厂。因为这层关系,能够邀请很多退休的优秀字模师加入。”值得一提的是,很多优秀字模师的老家也都在常州武进、无锡这一片,因此这一带的生活环境,对字模师来说很适应。

  字库可私人定制吗?

  手书时代,每个人写的字风格都不一样;电脑时代能有属于自己风格的私人定制字库吗?魏德毅说,这些年来咨询的人有很多,不过都没接单。“定制一套高标准字库费用比较高,至少要十几二十万。”

  不过魏德毅表示,真想要有一套自己的专属字库,可以自己动手。造字软件使用并不太复杂,就是比较费时,感兴趣的人可以来公司请教和交流。“汉字字库开发是个无尽的事业,有待更多人摸索开发。”

  紫牛新闻记者 马奔 郭靖宇 通讯员 翁璐 英文/摄

标签:
责编:王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