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反向刷单”组织者获刑入狱再遭巨额诉讼 阿里:告到他倾家荡产不敢再刷
2018-11-01 15:34: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因怀私恨,并有竞争关系,钟某雇刷单团伙给竞争对手刷单。今年5月,其被判刑2年3个月。就在本月,已入狱服刑的钟某,又被阿里提起巨额诉讼。

  “刷单炒信,破坏的是整体的营商环境,污染的是数字经济的根基。”昨日,阿里巴巴集团高级法务专家张译文说,对于打击刷单,阿里决不会作任何妥协,会用一切资源让刷单者付出更多代价,“即使作恶者被判刑,我们也会继续追责,只有倾家荡产,他们才会真正疼,不敢再刷。”

  网店突现"爆款" 男子因反向刷单获刑2年3个月

  2017年8月,浙江义乌一家服饰网店发现店铺销售的一款女士内裤订单暴增,但发出的2000单商品随后被退回1988单。

  经核查,购买的手机号、收货人姓名和地址绝大多数都不匹配。因这种情况触发阿里平台的反刷单风控系统,这家网店被处罚。随后,网店将遭遇的情况反馈给阿里。阿里经核查发现订单信息存在异常,建议网店报警。此后,在阿里安全的技术协助下,义乌警方侦破此案。

  作恶的是网店前店长钟某。钟某说,之前他是这家网店的小股东,因一些利益分配上的问题,自己创立了另一家网店。为打压对手泄愤,钟某通过QQ雇佣梁某某召集刷手,谎称被刷单的网店是自己的,指使刷手恶意刷单,使该网店遭到平台制裁。

  作为浙江省首例“反向刷单”的幕后攻击者,今年5月,义乌法院经审理认为,钟某的行为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其有期徒刑2年3个月。他不服提出上诉后,金华中院维持原判。

  (今年7月,金华中院对浙江首例反向刷单案作出终审判决,被告人钟某犯破坏生产经营罪获刑2年3个月。)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年,由阿里推送线索的全国首例反向刷单案在南京宣判,被告人也是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定罪。

  “反向刷单之前很难定罪,阿里不惜代价推送线索的目的,在于希望形成判例,以让反向刷单这类破坏营商环境的行为得到实质性制裁。”阿里巴巴集团高级法务专家张译文说,南京反向刷单案的判例对国内同类案件的办理起到了示范作用。在此类案件的判决中,司法机关的办案效果令人称赞。

  阿里起诉索赔66万 维护营商环境向刷单说“不”

  2017年11月,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明文规定网络刷单等不法经营者将受到严厉处罚,标志着国家正在逐步完善治理刷单行为的法律治理体系。针对刷单和攻击对手而为的“反向刷单”,近年来电商平台除了技术打击,完善投诉机制,协助配合执法机关打击外,还尝试通过民事诉讼手段予以围剿,阿里首次起诉“反向刷单”即是这种尝试。

  今年9月28日,阿里将钟某及刷手梁某某诉至法院,在诉状中,原告称二被告通过反向刷单行为,严重破坏平台市场竞争秩序,干扰了平台的经营秩序。请求法院判令赔偿66余万元,并在阿里平台向受害商家赔礼道歉。

  阿里巴巴集团高级法务专家张译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二被告这种虚假的评价数据对原告评价系统中多年来基于真实的消费而形成的评价数据构成了污染,不仅对消费者产生严重误导,还严重破坏了整体营商环境。”

  作为全国最大的电商平台,阿里一直在通过法律的力量、运用诉讼手段来打击包括反向刷单在内的恶意行为。

  2017年,全国“组织刷单炒信入刑第一案”在杭宣判,这也是阿里运用技术主动发现并向警方输送刷单线索,进入刑事宣判的第一案。随后,阿里先后将刷单平台“傻推网”及刷手诉至法院并胜诉。

  近年来,阿里先后利用技术力量将“知产流氓”、差评师、黄牛党送入刑事审判程序,还联手受害商家陆续将差评师、恶意退款师、恶意投诉人等恶意行为者诉至法院。

  “任何破坏营商环境的恶意行为都应遭到严惩。”张译文表示,阿里对恶意行为的态度一直都是零容忍,“阿里将继续发挥技术优势,协助执法机关打击恶意行为,让恶意分子不敢作恶。”

标签:
责编:李艳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