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蒲慕明:我从来都是中国人
2018-08-08 10:03: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他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Paul Licht杰出生物学讲座教授,他就是中科院历史上第一位外籍所长蒲慕明。如今他放弃了美国国籍,再次成为具有中国国籍的公民。

  2017年对于他来说特别有意义,一是他恢复了中国国籍,二是世界上第一个体细胞克隆猴诞生在神经所。这些年,他一直参与中国脑计划的规划。“如果具美国国籍身份在国际上代表中国科学家为中国脑计划发声,有些不合适。”

  上世纪80年代,他加入美国国籍的最重要原因是当时经常要去世界各国开会,持美国护照前往许多国家不用办理签证比较方便而已,而最最重要的是,“我内心从来都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在祖国的工作,是我一生中对社会最大的贡献。”

  从有了这一念头,到恢复中国国籍,差不多花了一年时间。当中还有个小插曲,蒲慕明1948年10月出生在南京,尚处襁褓中的他1949年就跟随家人去了台湾,当时由于没来得及报户口,因此在南京找不到出生证明,后来因为找到了父母和姐姐在南京的户籍,就算他也有户籍了。

  小时候,在他的卧室里,挂着一大幅中国地图,上面既有大陆,也有台湾,还标出了一千多个县名。中学时,中国历史和中国地理一直是他最有兴趣、学得最好的科目。从台湾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他赴美留学,获得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物理系博士学位。

  1981年他时任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生理系副教授为学校和北京医学院联合开办的细胞生理讲习班授课,这是他离开大陆32年后第一次回国,学员们虽然很少提问,但做笔记十分认真。从那时起,他就告诉自己要经常回国工作。

  1982年夏天,他来到南开大学帮助南开大学生物物理实验室研制单离子通道电记录仪,他从美国带回来的低噪音放大器和图纸派上了用场,中国第一台自制单离子通道电记录仪就此建成。

  1984年,他受聘担任清华大学生物系复系后的首任主任。那一次他就想过全职回大陆工作,但当时没有任何科研经费无法做研究,1986年他只好带着事业未竟的遗憾离开了北京。

  “几乎凭一己之力在上海打造了世界一流的神经科学研究所。”国际格鲁伯神经科学奖如此评述他的科学贡献。1999年,他创建中科院神经所并担任首任所长,称得上“临危受命”。当时的脑研究所只剩下3个研究组,科研陷入了困境,在他的带领下仅用了短短4年,神经所的13个研究组就突破了中国生命科学领域在国际一流学术期刊发表论文的纪录。2009年组建脑疾病研究中心,力排众议建设了非人灵长类平台。当时所内质疑声音不断,他顶住了压力,因为研发脑疾病药物通用的小鼠模型和人类相差甚远。2011年神经所参加全国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获得生物科学类第一。为让猴子成为真正有用的动物模型,2012年他又作出一个重大决策——用体细胞克隆猴。2016年构建出世界上首个非人灵长类自闭症模型,去年11月27日实验室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体细胞克隆猴。

  “请不要购买近期用不着的东西,我十分严肃地反对那种赶在年底之前把未用完的经费全部花出去的观念。如果我们不能用完这些钱,说明我们并不需要它。我们必须把它还给中科院或者其他来源之处,这才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科学家的正确态度。”这是他曾经给神经所的课题组长群发的一封邮件。

  他自己就是这么做的,神经所成立19个年头至今没有一辆公车,他也没有专车或司机。在搬进新楼前,他的办公室墙面受潮剥落,他从未要求所里装修一下,和他相处久了,很多人都会被他的赤子之心所感染,与他相处多年的同事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早已融入蒲先生的血液之中。

  从2005年开始,他每年都带研究生开展科普支教,一直坚持至今。有人曾对他说,做得再多也只是大海里的一滴水,何必花那么多时间去做科普。“一方面是想种下科学的种子,另一方面是想让学生接触社会,知道社会的需求,这样对社会才会有感情。”其实早在他读大学期间,他就在一个暑假翻译了十万字的《汤普金梦游记:近代物理探奇》,至今仍是台湾最畅销的科普书籍之一。

  受他的影响,两个女儿也热心公益。“她们都比我更有名气。”蒲慕明的大女儿蒲艾真是知名美国社会活动家,一直关注劳工权益保障,2012年被美国时代杂志评选为最具影响力百大人物。小女儿蒲婷是今年奥斯卡最佳短纪录片《天堂堵车》的影片编辑。作为父亲,他一直是孩子们最坚实的后盾。大女儿长期做义工,没有经济来源时,都是由蒲慕明支付生活费。“要放手让孩子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强加我们的意志。”(科普中国ID:Science_China)

标签:神经;美国国籍;中国国籍
责编:王凰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