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邢定钰院士展望凝聚态物理应用前景:就像百年前的电 一旦运用足可改变世界
2019-03-13 09:20: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在金陵城的繁华深处,有一位“海归”,他就是我国微结构领域的领航者、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邢定钰。

  邢定钰长期从事凝聚态理论研究,在电子输运理论、低维受限的量子系统和超导理论研究方面颇有建树。在科技兴国的战略下谈及科技创新如何助力经济社会发展,他表示,在创新中必须通过科学的管理发挥最大的效益,把人的潜力最大程度地发挥出来。

  放弃国外优越条件,

  回祖国热土实现科研理想

  宽宽的眼镜,祥和的表情。见到邢定钰,他更像是一位和蔼的邻家大叔,很难和中国科学院院士联想到一起。他1945年出生于上海, 22岁从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1968年,在泰州红旗农场按解放军编制劳动了一年多后,又到徐州市半导体厂干了8年多。回首往事,他早早就与物理结缘。

  1978年研究生招考恢复以后,邢定钰重回阔别11年的母校。硕士阶段,他师从龚昌德教授,开始系统的理论物理学习和研究。毕业后,邢定钰留校任教,因科研和教学能力出色,1985年被破格晋升为副教授。1986年,邢定珏赴美国休斯敦大学物理系和得州超导研究中心做访问学者,当时该中心正位于国际超导研究的前沿。

  这其间,邢定钰在科研上实现飞跃。他的半导体热电子输运理论和高温超导理论受到国际重视,发表在美国《物理评论》上的几篇论文被国际同行多次引用。诺贝尔奖获得者、英国剑桥大学Mott教授看到邢定珏解释高温超导体正常态输运性质的理论后,亲笔写信给邢定钰,表示对该文很感兴趣。

  访问学者期满后,邢定钰没有留恋国外优越的科研条件和丰厚的物质生活,和爱人一起回了国。他心里很清楚,在国外寄人篱下地搞科研,并不足以实现自己的抱负,只有在祖国的热土上,才能真正实现他的科研理想。

  回校后,邢定钰将关注点放到凝聚态理论的几个前沿问题研究上。他把理论研究与实验相结合,在量子输运理论、巨磁电阻理论、高温超导电性、磁性纳米结构以及低维系统中相变等课题的研究中,取得了一系列创新成果。2007年,他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到2010年,他在SCI学术期刊发表论文300多篇,其中包括在美国的重要学术刊物《物理评论》上发表108篇、《物理评论快报》发表14篇,研究成果被国际同行广泛引用。

  专注凝聚态理论研究,

  期望未来应用改变世界

  在南京大学任教期间,邢定钰凭借踏实刻苦的治学精神和出色的科研能力,很快晋升为教授、博导。“聪明的头脑是需要的,但是,能考进南大物理系,这证明你的天分够了,后面就需要你的勤奋和坚持不懈。选择物理注定了你这一生的道路是艰辛的。只有一开始就比别人更努力,将来才有可能更胜一筹。”邢定钰经常这样告诫学生。

  “多年来,我最尽心费心的还是凝聚态物理教学和科研。”邢定钰说,凝聚态物质就是日常生活中碰到的各种材料,比如金属材料、半导体材料、超导材料、磁性材料等,这些都可以统称为凝聚态物质。

  “目前研究的凝聚态物理理论属于基础理论研究,离真正的应用可能还有一段距离,但理论研究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可以进入应用基础的研究,再下一步可以进行产业化,一旦产业化后会给人类的生活带来福利,足以改变世界。”邢院士举了个例子:电的运用。1831年法拉第发现了电子感应定理,法拉第发现这条规律实际上在自然界本来就有,但是过去的人类并不知道。法拉第运用这个规律做出电动机和发电机的雏形,但这些雏形并不能使用,后在美国科学家特斯拉和爱迪生的改造下把电子感应定理发展为直流电动机和交流电动机产生电流,使人类的生活发生了改变,这个案例就是在科学发现的基础上做了科技发明,最后实现产业化,从而普及大众的日常生活。“凝聚态物理研究就像百年前的电,一旦运用足以改变世界。”邢定钰说。

  如何实现最终产业化,邢定钰给出了“三步走”战略。他认为科学的发展第一步是能够发现自然界一些过去人们没有认识到的规律,第二步是技术的发展,第三步才是产业的发展。虽然目前研究的凝聚态物理立刻运用不实际,但过10年、20年甚至几十年一百年以后,肯定会对人类的生活带来巨大的改变。

  科技创新驱动靠人,

  提倡宽松学术氛围和科研诚信

  “在上世纪60年代,物质条件和待遇都比较差,但那个时代还是出了一批很不错的科学家,如数学家陈景润,他靠他的那份事业心和对科学的热爱做出了很大的成绩。”在邢定钰看来,科技创新的驱动靠人。

  “现在的科研工作者时间很紧张,科研生活中非科学的活动过多,他们要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做科研要申请科研经费,还要申报、评审、写预算,每年还要开会总结,这些事情花费了科研工作者过多的科研时间。”邢定钰说,我国一些人才计划,确实提高了一些中青年科学家的待遇,但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的人才计划也带来一系列问题,甚至消磨年轻科研工作者的意志,很多年轻科研工作者不能集中精力去想科研上的一些重要问题,而是想着短期之内怎么能够出一些论文发表在高端期刊上。

  “实现创新必须要沉下心来,好好地进行科学研究,而不是光想着我今天爬一个台阶,明天再爬一个,后天又爬一个。”邢定钰希望,无论是非科研活动还是人才计划都应尽可能的减少,从而留给科学家更多的时间从事专职科研。

  此外,邢定钰还提倡宽松自由的学术氛围。他认为,科学有它自身的规律性,是经过若干年积累才能一步一步地往上走,只要整体的科研水平上去了,将来攀登国际科研的最高峰是早晚的事情。同时也应该给有才华的年轻人一些时间,让他们做出大成果。另外,他还认为科研诚信很重要。在科技与经济结合中,科研诚信直接影响科技成果的推广应用。为了保障我国科技事业的健康发展,促进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走上创新驱动的轨道,必须大力营造鼓励崇实、唯实、求实的科研环境,科技界必须率先克服虚荣浮躁的不良风气,建立求真务实的道德风尚。年轻人尤其要如此。 本报记者 张 宣

标签:科研;中国科学院院士;凝聚态
责编:王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