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本刊科学顾问刘韵洁院士:抓住5G机遇 提前部署“未来网络”
2019-06-05 09:06:00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沈峥嵘 张 宣 王梦然  
1
听新闻

  “5G的重要性,不仅可以比作人的神经系统,更可比喻为人的血液循环系统。”5月20日,江苏发展大会期间,中国工程院院士、江苏省未来网络创新研究院院长刘韵洁脚步匆匆——除任大会嘉宾外,他牵头建设的紫金山实验室伙伴实验室也在第三届未来网络发展大会上正式签约成立。从他的“520行程表”里,我们能切实体会到,未来网络的构筑紧锣密鼓,正高速而来。

  在刘院士的紧凑行程中,新华日报《科技周刊》争取到了难得的专访时间,并聘请他作为本刊科学顾问。刘院士提前10分钟抵达现场,严格把控时间,回答直奔主题,对于关键技术的突破,既不回避,也不夸大,言简意赅,但字句“有料”。严谨高效,明辨笃实,是采访期间记者“面对面”感受到的刘院士,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当下中国部署“未来网络”的态度及原则。

  2020~2030——

  5G将迎来10年发展“黄金期”

  “在5G引领的万物互联、工业互联网时代,信息的价值会像人的血液一样。”采访一开始,刘韵洁就直奔主题,明确5G的价值将开辟一个全新的网络时代。

  对业界来说,发展5G的意义不只在于下载一部2小时的电影,能从6分钟提速到3.6秒,更在于5G能够带动很多新兴行业的发展。5G具备超千亿连接的支持能力,同时可以保证终端的低功耗和低成本,为智能家居、物联网、智慧城市等应用场景提供强大的基础通信能力,它像人体血液循环系统一样,涉及到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

  虽然5G距离大规模商用还有一段距离,但采访中刘院士明确表示,这个“等待期”不会太久。“如果把现在的网络定义成普通公路,那么,未来网络就是高速公路,并且是更加智能化、可定制化的高速公路。”当前我国正在全面推动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的发展,5G有更低的时延、更高的速率、更好的业务体验,将成为未来工业互联网的网络基石。未来10年必定是5G发展的黄金时期。刘院士认为,迎接以5G为代表的未来网络时代,企业是主角,必须强修“内功”,企业实现自动化、智能化,机器替代人,则是中国企业未来的改革方向。“从设计,到供料、到制造、到销售,所有环节都实现自动化配置,是未来工业互联网的标准。”他指出,要想实现智能化生产,工业生产大数据、模型和算法、计算能力,是发展工业互联网的企业未来必须满足的“三要素”。总的来说,5G将在物联网以及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上发挥“助推器”的作用,在刘韵洁看来,最为重要的是,5G能够“精准服务”实体经济,引领一些行业、产业的转型升级。

  核心技术如“赛点”——

  布局之争必定激烈

  5G可不是只比4G多了一个G,它是革命性的。和4G比起来,5G具有超高网速、超低延迟、超广连接的特点,可以说,5G在网络架构上比4G复杂得多。

  “组建核心网是目前5G发展中非常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刘韵洁特别指出。核心网决定了5G独立组网能否真正实现,也决定了千行百业能否真正实现“+5G”。专访中,刘韵洁突出强调这一技术关卡,他将此视为当下各国发展5G争夺的“赛点”。

  在标准的制定讨论期间,有外国的运营商选择了非独立组网(NSA)的架构,但中国坚持独立组网(SA)版本。业界有种观点认为,“非独立组网(NSA)不是一个完整的核心网,用的是4G的核心网做改造;而5G要想带来全新的功能,不仅仅是空口速率的提升等,还要带来更多的很重要的能力,像切片、边缘计算都需要独立组网(SA)来实现”。

  “中国在5G方面话语权越来越大。”刘韵洁谈到,在4G时代,中国经历漫长的从跟跑到并跑的阶段,但在5G发展上,中国提前部署,步入了“第一阵营”,毋庸置疑地走在前列。

  不过,采访中刘韵洁也坦言,他个人认为,在4G领域,依旧呈现以美国为主导的业态,“移动通信对于社会的影响,不仅表现在手机等终端上,更重要的是,它的技术能拉动产业链,从而撬动整个产业的发展。”

  “目前,中国的核心技术依然缺失,依然受制于美国,包括芯片和操作系统等”,刘韵洁不回避中国在技术方面面临的短板。同时他也强调,中国要抓住5G发展的机遇,并提前部署未来网络,“我们已经是时候研究2030年的未来网络发展趋势了,因为2030年5G将开始向6G演进”。2030年的网络需求,是要支撑万亿级、人机物、全时空、安全、智能的连接和服务。

  部署“未来网络”——

  书写更多“中国方案”

  与以往人们熟知的情况不一样,刘韵洁认为美国之所以在5G领域有所担心,根本原因并不在于中国的5G技术实力领先以及领跑者地位,而在于频谱协调这个“难点”上。

  在美国,6GHz以下的频段,目前全部归军方使用,这促使美国5G试验和商用部署主要使用了毫米波。刘韵洁指出,毫米波和6GHz以下频段,在覆盖范围上的优劣势十分明显,使用毫米波,会导致5G建网成本更高。在5G即将到来的当下,中国的华为、中兴已经成为了世界排名前列的通信设备商,并且在5G标准制定方面赢得了一定话语权。刘韵洁认为,中国应该抓住这一轮网络部署的发展机遇,推进5G对实体经济的服务,带动物联网、工业互联网的发展。

  去年8月,“网络通信与安全紫金山实验室”正式在南京揭牌,刘韵洁又多了一个新的身份——紫金山实验室主任。时隔近一年,刘韵洁谈到实验室进展时透露,当前,联通已在全国铺设1000多个5G节点,连接近400座城市,而他组织网络通信与安全紫金山实验室、江苏省未来网络创新研究院、中国网络操作系统(CNOS)就是该项目运行的“大脑”。

  有关5G的“中国方案”还在书写着更多可能。日前,第三届未来网络发展大会在南京江宁未来网络小镇开幕,一张“未来网络”的蓝图徐徐铺展——未来网络试验设施(CENI)项目包括北京、南京在内的首批12个节点城市正式开通运行,全球首个大网级网络操作系统CNOS正式发布,紫金山实验室伙伴实验室成立,全球首个网络内生安全试验场开通……“‘未来网络’正是要解决传统互联网存在的僵化、安全、脱节等问题。”刘韵洁谈到,“大带宽、大连接、高可靠、低延时”的未来网络成为各国研究攻关的重点领域。

标签:网络;发展;紫金山;5G;未来网络
责编:李苏珺
下一篇